•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恋恋红杏- 第九章赴异乡酒甜人熟

    发布时间:2020-02-13 00:01:17   

      开春以后,重新上班,唐秋妍明显对我委以重用,许多重要的调研课题,她都亲自带着我去做,有时候也会带着林佩娴一起。我努力地学习着这个行业的知识,从污水、除尘、脱硝等行业的市场分析,到环保服务经济的发展,大大的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对于一些不太关键的问题,自己也能独立去处理了,大家也对我很是关照。

      可是跟苏瑶之间的关系,却一直是不咸不淡,让我很苦恼,虽然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我的起居饮食,可是在我跟她开玩笑的时候,却总像是隔了点什么,冷冷的。

      四月初,唐秋妍带着我和林佩娴一起去周阳市的一家企业做产品调研,他们在当地算是比较成规模的一家企业,在行业内却并不知名,我们要做的就是研究一下他们的产品方向,看能不能通过技术等方面进行合作。

      我们到达之后,对方很热情的进行了接待,经理亲自在高速口接我们一行,唐秋妍谢绝了对方安排的当地最好的酒店,我们自己找了一家商务酒店住了下来,晚上的宴请却是怎么也推脱不掉的。

      晚上,对方管理层基本上全来了,还请来了当地部门的领导以仗声势,大家觥筹交错,对唐秋妍乃至我和林佩娴都是好一番恭维,我们也表示了衷心的谢意,一来二去,大家便喝的都有些高了,对方的总经理非要拉着唐秋妍干掉一杯白酒不行,而唐秋妍已然有些不胜酒力了,看着满满的一高脚杯,直皱眉头。林佩娴从开始就借口不能喝酒,一直喝的红酒,她有心想要给唐秋妍解围,对方却怎么也不同意,说:“这杯酒,就是我们的心,我把心掏在这里了,你们看的起我,就把它喝了。”

      我作为唯一的男性厂房代表,早已被人轮番轰炸得快要倒下了,此时,看情景难以分解,便摇摇晃晃走到唐秋妍身边,端起了杯子,说:“唐部,你抿一口。”

      唐秋妍接过杯子在嘴边抿了一下,我便接过来,一饮而净,眼前顿时变得迷幻起来,强自说着:“唐部一向很少喝酒,今天来贵地也是高兴,喝了一点,但确实是不能喝了,酒不在多,情意深才行。”

      经理拿过酒瓶,又“咚咚”倒了满满两杯,说:“这位小兄弟说的是,唐部长你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来,我敬你,以后再来,随时给哥哥打电话。”

      我真的喝多了,看着酒也不犹豫,抓过来一碰杯,又抽进了肚里,经理也抽干了,大家看着差不多了,便说着散了,经理还要拉我们去唱歌,被唐秋妍给礼貌的回绝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到了酒店,迷糊中,隐约知道是被人架着回到了房间,好像是林佩娴说着:“唐姐,你喝的也不少,回房间歇着吧,我在这里看他会儿。”

      没听见唐秋妍说话,过了一会儿,一条冰凉的毛巾盖在了我的额头上,神智顿时清醒了许多,却感到了极度的干渴,不由呻吟道:“水,给我杯水。”

      一只手伸过来搭着我的脖颈,使我头抬起一点,一只手拿着一瓶纯净水凑在我的唇边,甘甜的水一入口,我便大口大口的喝着,却不小心被呛了下,难受的咳嗽了起来。有人在背后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脊背,柔声说:“慢点,慢点喝。”

      我听得是林佩娴的声音,费力的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了林佩娴关切的目光,自己正依偎在她的怀里,我歪歪头,脸贴住了她柔软的乳房,却一眼看到了唐秋妍冷冷的目光,只听她说:“不能喝就别喝,逞什么强,让自己醉成什么样了。”

      林佩娴在一边接口道:“唐姐,你就别怪燕飞了,你看那些人的样子,燕飞还不是为了不让你为难才喝这么多的。”

      我“嗯”了一声,脸在林佩娴胸上蹭了蹭,双手揽住了她的腰肢,趁机在她浑圆的屁股上捏了捏。

      唐秋妍冷冷的“哼”了一声,林佩娴却一把把我扔在了一遍,红着脸道:“你作死啊,真喝多了还是借酒占便宜啊。”

      我苦着脸,无力的抬抬手,说:“你看我哪里还有力气占便宜啊,再说了,你身上那么香,才引得人意乱情迷么。”

      唐秋妍在一边把手里的水扔给我,说:“佩娴,咱们回房间歇着了,看他精神的很,也没什么事。”

      两人往外走,我喊道:“别啊,我还晕着呢。”林佩娴扭头做个鬼脸,说:“晕着就赶紧睡,谁让你不老实,懒得理你了。”

      她俩关门走了,我爬起来冲进卫生间,抱着马桶痛痛快快的吐了一番,洗了把脸,放开水,又冲了个澡,感觉已然清醒了许多,虽然头还隐隐作痛,却已经没有刚才那种恶心的感觉了。

      看看表,已然十一点多了,点了支烟在指间燃着,打开电视,没见到有什么有趣的节目,一时间却没有什么睡意。

      听得门铃响了起来,我不解的踢啦着拖鞋去打开了门,唐秋妍一闪身从门缝里钻了进来,因为我刚洗过澡,在自己身上只裹了个浴巾,被她一蹭,后面系着的地方便开了,浴巾溜到了脚下。

      唐秋妍脸一红,一推我,说:“赶紧裹上,亏了是我,要是别人成什么样子。”

      我反锁好门,也不管浴巾了,抱住唐秋妍,笑道:“除了你,还有谁半夜睡不着跑人家屋里的。”

      唐秋妍滚热的舌头与我伸进她口中的舌头纠缠着,身子便变得绵软了,双手环住我,指甲划着我的脊背,好半天才分开说:“那谁知道呢,这半夜里窜门的美女可多得很,万一谁敲错了门,还不被你给顺便采了。”

      我笑着,舌尖在她脸上滑动,舔着她的厚厚的耳朵,又沿着她修长的脖颈,一路向那高挺的乳房侵袭过去。

      唐秋妍微喘着,挣扎着不让我去解开她的衣襟,说:“我还没冲澡呢,一直等佩娴睡着了,一身酒气,让我先冲一下。”

      她灰色的外套已经被扯得露出了肩膀,内里白色的衬衫也被扯得歪扭着,半隐半露的一抹酥胸暴露在眼前,修长的脖颈在灰色的项链映衬下显得格外洁白。

      我看着眼角一挑,嘴角挂起邪邪一笑,松开了她的肩,却猛地一弯腰,抱起了她的身子。

      唐秋妍半个身子倒栽在我的背后,松散的外套滑落在脚下。“啊”她尖叫着,用手使劲捶着我的脊背,低声嚷道:“燕飞,放我下来,你要干什么?”

      我扛着她走进卫生间,把她放坐在浴缸的边沿,笑道:“你不是要洗澡吗?我帮你洗啊。”

      我掀着她的腿,让她坐在浴缸里,自己也站了进去。唐秋妍挣扎着跪在浴缸里,想要站起来,我已经把头顶的淋浴打开了,冰凉的水飞泻而下,将她兜头浇了个湿淋淋的。

      唐秋妍“啊”的一声,受惊的急忙抱住了我的腿,又惊又怒的低声道:“燕飞,你发什么疯啊,我衣服都湿了,一会儿怎么出去?”

      我笑道:“不敢出去,那就不要出去好了,正好晚上让我陪你睡觉。”

      唐秋妍嗔道:“你胡说什么啊,明天早上林佩娴看到了,该怎么跟她说。”

      我将水温调热了一些,不再说话,坐了下去,面对着唐秋妍,轻柔的解开了她的衣扣。唐秋妍脸色渐渐的缓和下来,任我将她湿透的衣衫褪去,露出光洁的肌肤。飞流而下的水打在她的香肩上,溅起四碎的水花,在苍白的灯光下,弥漫出薄薄的水雾。

      她头上的发簪去掉,将被束缚的长发释放出来,一头青丝被水流给拉的长长的贴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我的手指插进她的发丝,沿着水流帮她慢慢的捋顺着发丝。

      唐秋妍冷不丁一甩头,水花飞溅,我的眼前顿时迷蒙一片,急忙闭上了眼睛。

      她像个调皮的女生一样“咯咯”笑了起来,我伸手去挠她的腰,她娇笑着身子向前一扑,双手紧紧勾住我的脖子,胸前饱胀的乳房和我的胸膛来了个亲密接触,我急忙抱紧了她的腰,免得自己坐不住跌倒了。

      我还没睁开眼睛,一条火热而充满激情的香舌已伸入了我的口中,带着些微淡淡的酒香,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她的舌远较平时更为火热,和我的舌灵活的纠缠在一起,在两个人的口中追逐嬉戏。

      她的唇是濡湿的,发丝搭在我的肩头,凉凉的水沿着脊背滴淌下去,让人感觉很是舒服。浴缸的水渐渐的淹住了腰,拥坐在一起的两个人都有些不由自主的摇晃起来。

      良久,唐秋妍才放开了我的唇,我睁开眼睛,眼见她眼角眉梢全是放荡的春意。她向后躺倒,头枕在浴池的边沿,赤裸的上身淹没在水下,还穿着套裙的两条玉腿曲弯着伸在我的腰侧,套裙在水中漂浮着,犹如盛开的荷花般。

      我伸手过去,解开她套裙的纽扣,她抬起臀,让我顺利连着她紫色的小内裤一起脱掉了。浴缸是单人的,两个人无法一起躺在里面,一躺一坐还显得有些拥挤。

      淋浴的水流在两人之间汇成了一道水幕,隔着看去,她浸浴在起伏晃动的水波中,整个人都是若隐若现的,高挺的乳房荡漾着。两腿之间的蜜穴,原来遮蔽的阴毛被水泡的都张开了,露出那块那条曾经孕育过生命的圣地。

      我是张开腿坐在浴缸中的,两只脚正好伸在她的两腋下,便用脚趾轻轻的揉着她的乳房,随着我的揉动,她红艳的乳头在水中摇摆着,漾出了两股细小的涡流,围绕着乳头打着旋,我的脚趾便从水底攀上了她高挺的双峰,用脚趾头夹着她的乳头稍稍用力的捏着。

      唐秋妍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弥漫在四周的水雾被灯光映射着发出让人迷惑的色彩,让人产生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幻觉,宛若她就是那丹麦的美人鱼,正在水边栖息着。

      我探着胳臂,拿过了洗脸池上的牙刷,牙刷入水画出一道细细的水流,柔柔的刷毛轻轻的刷在了她的大腿上。

      唐秋妍的身子便是一颤,似有似无的发出了一声颤音:“唔……”

      牙刷的软毛带着水纹,持续的画在她的腿上,轻柔的来到她大腿的顶端。

      牙刷在粉嫩的阴唇上刚一接触,唐秋妍便娇笑着将臀儿扭开,再也不肯让我刷下去。

      我按住她的大腿,用牙刷刷开两片红嫩的阴唇,便露出了一颗娇艳欲滴的小珍珠来,牙刷匍一刷上那颗小小的珍珠,唐秋妍便一低头,沉入了水中,像条鱼一样灵活的一摆身体,从我的眼前浮现了出来。

      她白皙的肌肤已然被水浸泡成了粉红的颜色,半眯着眼睛,脸上带着副艳若桃花的娇媚。她抱着我的脖颈,臀儿轻扭,我的阴茎便分开了水流,滑入了那温润的蜜穴。

      我紧紧的抱着她的肩胛,挤压着她的乳房,任头顶的淋浴水流飞泻在我们身上,忍不住张口在她光洁的肩头咬了一下。

      “唔……”唐秋妍痛楚的呻吟一声,像是不堪忍受的蹙了眉,眼角却带着恍惚的笑容,她用双手扶住浴缸的两侧,在水中起伏着。浴缸内水流激荡,恍惚间,我们两个的身体仿佛都漂浮起来,可那蜜穴儿依然不舍的紧紧咬着阴茎。

      说实话,在浴缸中做爱并不比在床上更加的舒服,因为空间的狭小,手脚都不太方便伸展,水中也不太好用力,可是这种刺激的感觉,却让人觉得很是兴奋。

      唐秋妍也显得特别激情,低声的连绵呻吟着,动作虽然幅度不是太大,却每一次都尽力地把阴茎连根吞掉,她的两腿也一直不住的抖颤着。

      就在这时,我的脚不小心拽到了淋浴的铁丝软管,本来就放的不大稳当的淋浴头一下掉了下来,眼瞅着就要砸在她的头上,我手疾眼快,抱着她向她的方向一倾,淋浴头便重重砸在我的肩上,弹跳着,水流激向四方。

      唐秋妍惊呼一声,看着我,心疼的问道:“痛不痛?”

      我笑笑,吻了下她的唇,心中慕然有了一个主意,抓过淋浴的铁丝管,在她的乳房下,肋下绕了一圈,然后又绕住了她的纤细的脖子。

      唐秋妍惊恐的看着我,也许是看我在笑,知道我不会害她,待我在她臀上用力拍了一下之后,便闭了眼睛蠕动起臀来。

      我拉着淋浴头稍稍用力,看她张开了嘴巴,脖颈间肌肉都有些绷紧,铁丝管的冰凉却刺激的她更加激动。

      臀儿颠动的幅度愈发大了起来,阴茎被她蜜穴的软肉紧紧包裹着,让水流都没有进入的空隙,我的心头不觉也愈加的火热起来。

      我把淋浴头挂在她的胸前,水流沿着她的乳房冲流而下,把蜜穴顶端的阴毛都柔顺的冲向了两边,露出了阴茎和蜜穴交缠的迷人处,汩汩略显浑浊的乳色水流自蜜穴中流出,却又转瞬被冲的只留下了淡淡的白絮。

      我的呼吸越来越沉重,慕然,便觉得自己心头一紧,然后便彻底放松了,阴茎在蜜穴中激动的弹跳着,将精液管住于其中。而唐秋妍的蜜穴肉壁突然也一阵急似一阵的收缩,她疯狂的颠动了两下,身子软绵绵的趴在了我胸前。

      好一阵,我们才起身收拾了。唐秋妍嗔怪的看着我,卷起自己湿淋淋的衣服,披上刚才扔在浴室外的外套,下面也不穿内裤,兜上湿淋淋的套裙。开门看看,走廊里悄无一人,她便匆匆回自己的房间了。

      我关上门,仰着头,激情是美丽的,可是过后却徒留无边的孤寂,在这样的深夜,多想有个女人能被自己揽在怀里。我倚在床边,打开了带着的手提电脑,接上了网线,隐身登上自己的QQ,只有两三个好友在线,可是我却惊奇的发现,田苏瑶竟然还没睡,她可一般都是十点多就准时休息了的。

      我想了想,换了一个她不知道的号码上号,我突然很想跟她聊聊,却又害怕她不搭理我,取了个名字叫“陌生知心人”,申请加她为好友,她需要验证,我便打了句话申请验证“茫茫人海,寂夜无声,不求相守,但求相知。”

      过了一会儿,企鹅的头像跳动了起来,通过田苏瑶的验证了,我便说道:“夜已深了,还没睡吗?有没有闲情聊一聊。”

      “可以啊。”

      “这么晚没睡,是在看电影吗?”

      “不是,在看一个帖子。”

      “看什么好玩的帖子,说来听听。”

      “不是好玩的,写一个女人爱上了自己老公之外的男人,很感人,可是我却有点不理解。”

      “不理解什么呢?”

      “不理解她的感受,我能体会她的感受,可是,人不是应该忠诚于自己的伴侣,为什么还会对别人产生爱意呢?”

      我沉吟了一下,写道:“是的,人应该忠诚于自己的伴侣,可是这世间姻缘万万千千,有多少伴侣是真正幸福美满的呢,就算原先可能有过许多幸福的时光,可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懂得珍惜的还能留着自己的幸福,不懂得珍惜的,又有多少在无奈中失去了。”

      “是啊,曾经深深的爱过,可是总有一些身不由己的事情发生,到了后来,都不知道究竟剩下多少感情了。”

      “人其实更应该尊重自己内心的感觉,感情本应该是坦坦荡荡,清清楚楚,却奈何,爱与不爱,我们却经常是身不由己。”

      “可是,爱上不该爱的人,还算是爱吗?”

      “人的一生很漫长,却又很短暂,能够去爱,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其实,有许多爱也许只是擦肩的情缘而已,你可以选择品尝,也可以选择远离,问问自己的心吧。”

      “可是心往往是矛盾的,犹豫的,会不会为了一时之快而弄得家不成家呢,其实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家庭往往还是第一位重要的。”

      “那就要看你选择的那个人是什么样的了,当然也许会造成不可预知的恶果,所以就算是爱,女人也要先保护好自己。”

      “是啊,女人往往最难保护自己,也是最容易受伤的。”

      “从跟你聊天可以看出,你也是一个内心有故事的女人,想不想说出来,让我帮你理一理思绪呢。”

      “我?我才没有什么故事呢,只是看的有感悟而已。对了,你的名字很奇怪,为什么知心人还会陌生呢,陌生又怎会知心?”

      “你不觉得吗?在现实中,面对我们熟悉的人,哪怕是深爱的人,我们往往难以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而面对一个根本不知道姓名的陌生人,反而更容易释放自己的情感,有着倾诉的欲望。”

      “好像真的是这样,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呢?”

      “我觉得不是,人往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什么,只有理清了自己的思绪,才能更好的面对自己的爱人,其实,还是应该跟自己所爱的人多多交流,这样才能理解彼此。”

      “还从来没跟人这么聊过呢,你呢,你是不是一个有着故事的人呢?”

      “半夜睡不着的人往往都是有故事的,故事也许很简单,却往往使人无法逃脱那种烦乱的思绪。”

      “可以说来听听吗?”

      “我曾经深深的爱上过一个女孩,后来她离开了我。我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了,可是在跟一个女孩交往的过程中,却发现迷恋上了她的温柔,可是她却是我不能去爱的。”

      “为什么不能爱呢,为什么不大胆的告诉她你的想法呢,也许以前的那个并不适合你,这个才是你应该爱的啊。”

      “呵呵,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妻子,我不想去伤害她,也许我是个多情的人吧,我还跟别的女孩交往着,可是却悲哀的发现,自己还是迷恋着她的温柔。”

      苏瑶静默了,半天没有回复,我又点了一支烟,在这静夜里,我也才真正的发现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其实我一直在心疼苏瑶,我觉得启明对不住她,而且,她的温柔善良也让人禁不住就沉迷了。

      停了一会儿,我写道:“困了吗?要不就早点去休息吧。”

      “好的,我感觉困了,想去睡了。”

      “谢谢你陪我聊天,晚安,做个好梦!”

      “一样的,88”

      看着QQ上田苏瑶变成灰色的头像,我想象着她皱着眉头,困顿的样子,任指间香烟寂灭明暗,半天不想动弹。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