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学校会议室的事情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1:19   

      " 够……够了吧……" 在会议室正在开会的童在极度高潮后气喘吁吁地按住了方志文依然作怪的手,阻止他更进一步的想法,嗔怪地说道。在众目睽睽之下,童老师总有种被窥探的感觉,而且在这样的状况下,敏感的身体似乎更能体会高潮的强烈。" 我……我明明已经将摄像头遮起来了……" " 啊啊,你说的那个学校老式的摄像头?这个可是秘密呢……" 方志文抽回了按在她大腿之间的手指,闻了闻上面沾染的腥臊气味以及一丝丝的潮润,然后继续放在童老师大腿的丝袜上轻轻抚摸着。" 老师似乎对这样的环境特别敏感呢,居然在这儿差点潮喷?还是说老师本来就有在大庭广众下做爱的嗜好?" 被淫荡话语刺激得满脸通红的童玉宁只能哑然已对,刚才自己的身体的确是在违背自己的意愿做出迎合的动作,而且直到现在身体里面那一丝丝的快感依然没有完全退去,好像燎原之火一般散落在身体每个角落。当这个男生的手掌不断地抚摸自己的大腿的时候,自己完全没有办法去注意其它事情,能阻止欲火重燃已经是竭尽全力了。童玉宁不由得开始幻想等下回到家中所要发生的事情,浑身软绵绵的趴在桌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 下面我就要介绍下本次赞助者,也是我们学校新任校董,方志文先生!"猛地,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台上的吴主任,不,现在应该叫吴校长了,提高了音量说道。她懒懒地抬起了头,却吃惊地发现那个学生居然站了起来,微笑着对大家挥手致意。
      " 方董目前还是我校高三学生,但是已经获得了教委的保送名单,所以大家不用怀疑校董是否有时间来处理日常事务。另外,刚才所作的决定皆由方董全程监控,并进行稽考综合评定,以此为根据对大家的年终奖以及职称进行评估。"此时的吴斌真的是志得意满,所有的事情都跟方志文要求的一样,完美地落实了下去,这样一来的话狩猎应该变得更容易了,方少对自己的满意度可是和自己的升迁息息相关呢!看到方志文点头,吴斌知道方志文对自己的安排非常满意。"好了,那么本次会议就此结束,下午的课程继续!" 出了会议室的门,约好了11点30分在校门口碰面后,童玉宁便以收拾办公用具然后才能回家的借口逃也似地离开了方志文的身边。那么还有15分钟时间呢,去哪儿打发呢?方志文漫无目的地走过教学楼走廊,突然看见对面转角处人影一闪,转念一想,方志文慢慢地走了过去。
      ----------------------------------------------
    第三节一下课,邵美琪便往厕所走去,刚才被老师弄得差点高潮的状况,让邵美琪的瘙痒感觉越来越强烈了。那种隔靴挠痒的感觉,又无法发泄出来,就差那么一点点被底下的同学打断,老师虽然气得面色铁青,出了几道更难的题目让大家做,但是就在题目出完之后下课铃也响了,老师更不可能在那种大家都注意的情况下在进行什么动作了,快要高潮的时候突然被喊停,邵美琪简直快要疯掉了,勉强解答完题目之后,伴随着老师遗憾的目光逃也似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 哟,美女这是去哪儿呀?" 痞懒的声音响起,邵美琪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被三个男生围住了。而打头说话的黄发男生是学校有名的地痞无赖田庆,同时也是本市副市长田无忌的儿子,一直在学校称王称霸,当然也有不少拜金少女被他搞大肚子后甩掉。" 正好有点事情想找你聊聊呢!" " 对不起,我想我没什么事情跟你有关!" 邵美琪有点惊惶地往后退了一步,随后强作镇定地说道。" 请让一下,我要去卫生间!" " 啊啊,可以啊!我们一起去那儿聊聊吧,我想邵美琪同学对这个一定会很感兴趣……" 田庆将手机举到了邵美琪面前。
      " 什么……这个是……" 邵美琪一看之下,变得呆若木鸡,然后失魂落魄地随着田庆往楼梯口走去。田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三个人包夹着邵美琪往楼顶天台走去。
      这时的天台由于大多数学子们都在教室自习,显得有些安静。虽然平时人也不多,但是三三两两的总有些喜欢看天空的学生们在天台上或坐或躺地仰望天空遥想未来。天台并不是很大,两个高高的水塔耸立在上面,因为是封死的,学校也不怕学生们爬上去掉进去之后溺水,老旧的铁梯锈迹斑斑,每次有人踏上去总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田庆三人将邵美琪围在水塔后面,站停下来。邵美琪仿佛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因为刚才的照片赫然就是老师隔着裙子抚摸她臀部的景象。老师的好色是大多数女生都知道的,但是那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下来的,邵美琪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 你们想怎么样?我们都是同学,你们想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仿佛是明知故问,邵美琪强行鼓起勇气的质问让田庆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 邵同学,想不到你虽然淫荡,但是却这么幼稚啊?这么明显的问题你看不出来么?当然是需要你的服务我们才会找上你啊!" 田庆旁边的板寸头淫笑着说道。身材高大的板寸头站在田庆旁边,似乎像是田庆的跟班一样。事实上他也是田庆从外面找来的地痞流氓,通过特殊手段让他进入校园后为虎作伥。
      " 当然,邵美琪同学应该也会很高兴吧,毕竟在上课的时候就光明正大的让老师玩弄,中途被打断一定很不尽兴吧,我们就是来让邵美琪同学尽兴的啊!"另外一个稍微瘦小一点的男生猥琐地说到。猥琐男从田庆进入学校的时候就开始跟随着田庆,也出了不少坏主意,典型的狗头军师。
      "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恐吓她了,吓坏她我们怎么可能玩得尽兴……" 田庆阻止了两人对邵美琪的调侃," 邵美琪同学,只要你能让我们今天玩得高兴的话,这个手机就归你了,当然,你也知道这样的情况我们不会留什么后手,所以呢,你就当作享受,陪我们玩玩,大家舒服一下,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怎么样?
      " " 你……你说话算数么……不对,你先把手机给我,给我以后我就不反抗了……
      " 邵美琪突然想到了什么,提出了要求。对于这种纨绔子弟,说话不算可是家常便饭,因为在他们的脑海里,可是没有谁能把他们怎么样的。
      " 臭婊子!居然还给脸不要脸!" 一记耳光突然甩在邵美琪的脸上,邵美琪被打得重重地靠在水塔上,发出了嘭的一声撞击。板寸头终于失去了耐心,出手了。他走上前去,一把抓住邵美琪的头发,将她的脸强行对着自己," 如果你要乱动的话,我就把你的牙齿一颗颗打掉!" 然后嘴唇重重地压了上去。
      " 算了,反正也没人,粗暴点就粗暴点吧……不过不要搞出什么流血事件就好了……其他的我都会搞定……" 田庆摇头叹息道。紧跟着上去握住邵美琪的乳房搓揉了起来。" 哦,好爽啊!居然没有穿胸罩,真空出场呢!怪不得那个色狼老师那么着急!" 随着大手的搓揉,邵美琪雪白的乳肉挤出了深深的乳沟,清晰地暴露在板寸头和田庆的眼前。
      " 唔唔……不……唔……不要……好痛……唔唔……" 整个浑圆乳球被田庆完全地掌握在手中,不断地粗暴挤压,邵美琪感觉自己的胸部传来一阵阵灼热的疼痛感,好像火烧火燎似的,她一边挣扎着,一边开口痛呼。但是随之而来的板寸头的粗厚舌头带着浓厚的腥臭味伸入了她的口中。
      " 还说不要,奶头都站起来了……" 舌头交缠的感觉让邵美琪在疼痛的同时体验到了一丝不同往常的兴奋,加上田庆开始慢慢地用手指挤压按摩她的奶头,疼痛之下的奶头变得更加的敏感,不一会儿就在田庆的挑逗下挺立了起来。邵美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在快感的侵袭下,慢慢地开始回应板寸头的舌吻,唾液在板寸头粗暴的吮吸下慢慢地沿着嘴角流了下来。
      " 老大你看,这个骚货居然没有穿内裤!" 猥琐男蹲在邵美琪的面前,将她的裙子撩起之后突然发出欣喜的呼叫。透过半透明的黑色蕾丝裤袜,猥琐男清楚地看见了邵美琪那漂亮的黑色毛发下的裂缝,在高高鼓起的阴阜下端,那条裂缝犹如淫欲的大门,一边分泌出润滑的骚屄水,一边似乎在不断召唤着猥琐男进行品尝。
      " 哦?真的么,那么你就好好地让这位同学舒服一下吧!不过不准插入哦,第一个我要享受!之后才能轮到你们!" 看着猥琐男和板寸的裤裆都开始高高地鼓起,田庆也感到了兴奋,他恨不得立刻插入,但是之前让跟班享受一下甜头也不错。田庆这样想着。" 啊,让她换个姿势吧!这样的话大家都可以玩得到!"田庆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淫笑着说道。
      邵美琪被板寸头撕扯着头发,一边痛呼一边被按着蹲了下来,然后看着那个纨绔恶少田庆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拉链,将肉茎掏了出来。板寸也在旁边将自己的肉棒掏了出来,两根肉棒不断地逼近着邵美琪清秀艳丽的脸庞,腥骚的肉茎气味随着龟头的狰狞显露也不断地冲入邵美琪的鼻孔。
      猥琐男依然孜孜不倦地探索着邵美琪的骚屄嫩穴,不知不觉两腿分开蹲下保持平衡的邵美琪更方便了猥琐男的抚玩。薄薄的裤袜轻易地被手指戳破,直接接触到毛茸茸的肉穴上,猥琐男一边兴奋地流着口水,一边慢慢地在邵美琪的骚屄洞口滑动着。
      ----------------------------------------------
    兴致勃发的时候被人打断,不管是那个男人都会火冒三丈,更不用说一向作威作福目中无人的纨绔恶少田庆了。当田庆正要强行将肉棒塞入少女的口中享受温暖的口舌服务的时候,天台的门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
      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这样多管闲事的人决不能让他再次出现在面前!田庆正要发火,板寸已经先冲了过去。黑暗中模模糊糊的一个人影,渐渐地出现在了入口处。
      " 混蛋,快点滚,不知道田公子在这儿办事么?" 板寸头犹如一只狼狗般冲到对方面前,恶狠狠地吠叫了起来。
      " 丑陋的家伙们,你们也配动我的食物?" 来人正是方志文,他随眼一扫便看到衣裙不整蹲在田庆面前的邵美琪。邵美琪脸上布满了泪水和红晕,还有粗暴的耳光所遗留下的指印。奇怪的是,看到这一切,方志文觉得自己内心深处并无多大愤怒,只是对于弱者的不屑和同情。完全不知道双方差距还这样自以为是的胜券在握,方志文感到好笑又好气。" 就算是对于玩具,也不能这么粗暴的玩弄,如果玩坏了怎么向主人交待?" " 主人?切,你以为你是小说里面的主角啊?少来了,现在这个骚屄的主人是我!我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这也是双方都同意的,你少管闲事!" 田庆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
      " 啊啊,可怜的凡人,完全弄不清楚状况啊……虽然对这样的玩具可以随便送人……但是也不表示她的主人就可以让人随便的看不起啊!" 喃喃自语的方志文对着冲上来就要动粗的板寸头轻轻竖起了一根手指,然后从上往下一划。
      看着方志文低头,板寸觉得是一个好机会,既然不想离开,那么就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什么叫知难而退。板寸头根本不认为这个学校里面像这样柔弱的学生可以做到什么,估计连自己的一拳都挡不下来吧!毕竟自己的拳力测试游戏可是取得了472公斤的好成绩呢!正在他冲上去的时候,方志文的手指也划了下来。他突然发现眼前出现了一道裂缝,跟刚才那个少女的裂缝有点相似啊……不过大了好多……板寸头刚刚这么想着,身体已经冲到了裂缝前面,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这……这是什么啊?" 田庆目瞪口呆地看着板寸的身影一闪,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四处张望都没有发现板寸头的身影。" 喂!臭小子,你把他弄到哪儿去了?少装神弄鬼,快点把他放出来,否则我饶不了你!" 田庆虚张声势地说道,他似乎也感觉到今天的事情有点不对劲。
      " 啊啊,当着人家主人的面肆意欺负别人的母狗,然后还打算杀人灭口……
      这是很严重的罪啊……" 方志文慢慢地往前走来。猥琐男看见情势不对,也顾不得田庆了,转身踉跄着就往天台边逃跑,也不顾那边是死路,只是本能地觉得离这个危险的男人越远越好。
      " 哦,对了……还有你呢……同案犯……" 方志文随意地对着猥琐男也是一划,一道透明的裂隙飞快地在猥琐男面前形成,猥琐男慌不择路地一头撞了进去,同样的消失了身影。" 那么,接下来……轮到你了哟……" " 他,他们去了哪里……
      你这个妖怪……" 田庆的声音慢慢地颤抖了起来,犹如刚才的邵美琪一样。在强者面前他们就如同被脱光衣服的少女一般,命运完全不由他们自己所控制。
      " 他们只是去一个地方旅行而已……估计这辈子都回不来了……当然,前提是他们不呼吸也能生存的话……" 方志文淡淡地说道。" 传说中的二次元空间……
      " 在那天吸收了李雯和邵美琪的元阴之后,方志文便发现了自己的这个撕裂空间的能力,但是直到目前为止,只能控制撕裂空间口的大小,却不能确定将物体送去何方,至于说生物体……方志文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到了那个地方能不能存活下来。
      " 不……不……不行……你不能杀我……不要……不要杀我……你知道我是谁……是谁么?我可是……我可是市长的儿子!对!你不会杀我!你不敢杀我!
      你不敢杀市长的儿子的!" 突然之间田庆好像觉悟了一般,似乎认定了自己的身份将会为自己进行保护,对方绝对不敢杀自己,毕竟自己的父亲可是副市长,一般人巴结自己也来不及,怎么可能……就在他歇斯底里吼叫的时候,他发现方志文稳步走到他面前,一丝动摇也没有地伸出手指。" 不要……你不能……求求你……
      不要杀我……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不要……你要钱?要女人?还是……"看到田庆瘫软在地上,一滩湿痕在灰色的西裤档部逐渐扩大,方志文得意地笑了。
      又不是女人,会有骚屄淫水,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就是这个看起来强大,但是却懦弱无比的男人失禁了。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方志文平静地将这幅丑陋的画面拍摄了下来,连同旁边的少女一起。
      " 好吧,作为欺负我的宠物的代价,要么成为我的手下,或者去死……不要指望你那个父亲来救你,就算放你走了,要杀死你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你都看到了不是么?" 方志文微笑着说道。
      " 是是,好好,可以!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听到有生还的希望,对方并不是那么急迫想要杀了他,田庆思考都没有思考急忙答应了下来,生怕眼前这个男人反悔。
      " 那么,重新说一遍吧,自愿效忠的话,虽然对我来说反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后果,但是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麻烦……" 方志文轻轻晃动着手里的手机。有了这个人的掩护的话,狩猎应该更容易了吧?方志文一边想着一边翘起了唇角。
      " 是是……我田庆愿意成为眼前这个男人……" 田庆微微地瞄了一下方志文,方志文会意地说出了自己名字。" 方志文的手下,为他做任何事情,接受他的任何命令……" " 好了,既然是我的手下的话,那么也不能亏待了你,这个骚屄你就慢慢玩吧……我到时候会用消息联系你的……" 方志文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邵美琪身边。邵美琪本来以为方志文会救她出去,毕竟在她的认知里面,方志文可是她的男人。可是听方志文话里的意思,却如同扔掉一块不用的抹布一样将自己扔给了眼前的这个纨绔恶少。邵美琪泪眼迷蒙看着方志文走到自己面前,轻轻地开口说道:" 你就先慢慢地享受一下,下午放学我会来接你回家,然后再让你好好地舒服一下……" 听着方志文恶魔般蛊惑的语言,邵美琪心中似乎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升起,居然傻傻地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然后看着方志文走向门口。转头一看,田庆正散发着异样的目光,慢慢地向她走了过来……
      ----------------------------------------------
    经过放学的拥挤,学校内的学生们走的都差不多了。童玉宁忐忑不安地来到了大门口,四处张望着。门外马路上还是车来车往,秋天的落叶密密麻麻地洒落了一地,时不时地被风卷起了几片,上下飞舞,完全身不由己。
      没有发现那个恶魔般学生的身影,童玉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可是你自己爽约的。童玉宁仿佛死里逃生般想着,却又有一丝丝的失落感。居然会爽约啊,难道自己是毫无魅力的女人了么……不管怎么说,反正他自己放弃的,再碰到他的话也不能用这个借口来刁难我了。童玉宁想了想后,根本没有多等一秒的意思,匆匆就打算离开学校。她打定主意,下午请假,然后以后尽量不与这个恶魔般的学生碰面就好了。
      想到刚才将请假条递给吴校长,说明下午不来的事情时,吴斌眼神怪怪地看着她,然后还上下打量了一眼,说了一句身体多保重,干事业不用那么拼命,最后才准假,她就不由自主地因为那句双关语脸红了起来。是自己想多了吧?难道一张请假条还会被看出什么?或者说校长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在开会的时候达到高潮的事情了?又想起吴斌在她高潮之后有意无意地往她的方向扫了几眼,甚至还带着意味深长的眼神,童玉宁开始不由自主地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蠢蠢欲动。童玉宁甚至有些怨恨起方志文,为什么偏偏在挑逗完自己之后却不守信用地爽约?
      正在童玉宁一边想着,一边迈步走出校门的时候,一个恶魔般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老师这是打算到校门外找我么?不好意思,有点事情所以来晚了。"方志文微笑着与惊愕的童玉宁老师转头的目光对在了一起。双方目光相对的时候,童玉宁的呼吸有些变急促了,在逆光的效果下,方志文的脸并没有第一时间被看清楚,而是头顶着阳光出现在童老师的面前,浑身散发着青春活跃的气息,那一瞬间,童玉宁似乎有了那种重新回到校园,第一次和男友在学校门口相约偷情的青涩感觉。这让童玉宁有些不知所谓,那种从心底散发出的期待和愉悦,虽然在第一时间就被理智所清除,但是隐隐约约的一丝,却坚定地埋藏在了内心潜意识的深处,久久无法散去。
      " 我们走吧,先去吃饭好了……" 经过童玉宁的身边,方志文随意地拉起了童老师柔嫩细洁的小手,根本不在意周边的目光,往外面走去。
      " 等……等一下啊!" 被牵手的那一瞬间,童玉宁似乎感觉到周围的目光犹如聚光灯般集中在自己的身上,那种审视、嘲笑、不屑、戏虐的目光让童玉宁娇柔的脸庞瞬时布满了红晕,犹如熟透的苹果。" 这,这可是学校门口,你,你不要太过分了,我还是你的老师呢!" " 啊啊,是啊,老师!" 方志文的嘴角依然带着玩味的笑容,口中毫无诚意地称呼着童玉宁的职业。" 不过呢,老师今天可是答应我要让我享受一下的哦,既然我们约定好了,那现在就是所谓的约会了哦!所以牵手也不是什么不可以接受的事情了吧?那,你看,不用那么紧张呢,完全都没有人在注意我们哦!" 方志文示意童老师看看周围。
      的确,离开了学校没几步的路,周围的路人都是冷漠的行色匆匆,完全都没有人在看他们。而且由于童玉宁经常保养,从外表上看完全没有与成熟的方志文相差多少,即便有一些闲暇的人们,投来的也是对于热恋中情侣的那种关切与祝福。可是自己知道完全不是那个样子,被胁迫之后要与那个学生发生性关系,然后还不知道要发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想到这儿,童玉宁感觉自己的大腿之间又开始湿润了起来。但是那个学生却紧紧地握住自己的手,完全无法挣脱,童玉宁只好低着头,跟着方志文的步伐往前走去,那种被别人完全掌控前方,自己却无法选择前进的道路的感觉,让童玉宁不知所措了起来。
      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车水马龙中,时间在迷茫的童玉宁心中却是毫无意义,她一直在想着自己的身体今天怎么变得那么奇怪,完全没有办法用理智来镇压的快感时不时地爆发在自己身体的每个角落,从男人手中传来的温热感觉自己也很长时间没有体会过了,自己的老公在孩子出生之后,尤其是这几年,跟她一起出门的时候也完全没有了当初牵手、搂抱的动作,有时候她主动挽住老公的胳臂也会被诸如" 好热的天,贴在一起干嘛""已经老夫老妻了,不用这样了""孩子面前多难看" 等等的理由所拒绝。当方志文拉着她走在路上,甚至于后来拥着她的肩膀,童玉宁突然再一次地感觉到被呵护的那种安全感,虽然是在被胁迫的情况下发生,但是童玉宁奇怪地并没有感到反感、恶心、讨厌等情绪,反而刚才在会议室中那种大庭广众下被男人亵玩的快感充满了童玉宁的脑海,不停地转化成幻想中的快感充斥着身体中的敏感部位。童玉宁感觉到一阵阵瘙痒不受控制地漫布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的乳头开始慢慢地变硬,不停地摩擦着柔软的乳罩,好像男人带着刺的舌头,不停地舔舐。这种感觉一发便不可收拾,那种想象的快感从浑圆双乳很快传到了自己的子宫深处,一丝丝的淫液不知不觉中分泌出来,双腿行走时交错的动作带动着裙子下的内裤不停地摩挲着自己裸露的骚屄肉唇,而那个隐藏的骚屄豆也开始慢慢地不受控制地崭露头角。快感越来越强烈,童玉宁只顾低头赶路的同时,死死地压抑着这股快感,却没有发现方志文的眼神中,隐藏的那种戏虐的淫笑。
      不知不觉中,当童玉宁察觉他们在餐厅门口停下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骚屄肉唇凉飕飕地贴在了自己新换上的棉质内裤上,内裤传来的那种感觉明确地告诉她,由于连续的快感,它已经吸收了大量的水分而导致已经完全湿透了。羞涩的红晕再次地布满了童玉宁的双颊,当方志文带着她走进这家餐厅的时候,羞耻、迷茫、害怕充斥着童玉宁的内心,然而,一丝丝的喜悦与期待也在童玉宁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悄悄地占据了内心的一角,让童玉宁跟随着方志文的脚步走了进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