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我爱的双穴霖雪..

    发布时间:2019-10-03 08:44:14   


    以前看小电影时,我总是幻想有一天能有个美丽人妻投入我的怀抱,却没想
    到真的有那么一天。

      我在一家本土企业上班,平时不是很忙,由于我的人脉关系,我在公司里还
    做了一个小官,平时对人也很和善,小群体很和谐。

      有一天,有个新成员到了我们部,过来向我报导的时候,我正无聊的翻看着
    网页,在某论坛上发帖水经验。

    ??? 她看我似乎很忙的样子,应该是担心打扰到我这个素未谋面的上司,于是静
    静地站在那里,等我发现她的时候,已经是一段时间之后了,其实她不了解我,
    一般我们部的人来找我都是比较随意的,我给她介绍了我们部的情况,也让她不
    要拘谨,当这里是自己家。

    ??? 奇怪的是,她之前还很高兴的样子,听到这句话之后,似乎有一些忧伤,我
    分配给她一些工作任务之后她就走了,回味她的容貌身材,年轻气盛的我不禁有
    种热血冲动,完美的身材包裹在标准的白领装里面,凹凸有致,脸蛋更是少妇中
    的极品,心中不禁有些邪恶的心思在萌发。

      之后我在群体活动中特意关注她,了解了有关的事情,她确实已经结婚了,
    但是只是结婚半年,而且有一次大家开玩笑说她现在生活一定很甜蜜,她又展现
    出一抹失落,后来我单独请她吃饭,询问她才知道,她老公结婚后一个月就走了,
    去忙自己的生意了,走南闯北,标准的事业型,我心中不禁大骂,有这么漂亮的
    老婆还忙着钱,同时又暗喜,这样我就有很大的机会乘虚而入了。

      我有事没事会找她聊天,有那么一天,我偷偷的走到她身后,她还没发现我,
    我看到她的电脑荧幕上闪现着熟悉的画面,居然是我经常上的论坛,她正看着一
    篇文章,可惜我还没看到是什么内容她就发现我了,瞬间最小化了网页,我假装
    和她聊天,眼睛偷偷的瞄着她的电脑,只能看到那篇文章的标题叫做“女人双穴
    的快感及……”我看着眼熟,突然想起以前我写的一篇小说好像也是这个标题,
    我匆匆了结了聊天,跑到自己的电脑前,打开那篇我写的文章,“女人双穴的快
    感及方法”。她居然会看这种小说,应该是老公不在,太寂寞了。我隐隐觉得我
    出击的时候到了。

      这时我看到了下面出现了一条回复,“女人双穴真的会爽吗?我没有这个感
    觉啊!”

      十有八九就是她在回复了,我立刻回复她“真的!这都是有科学依据的,如
    果没有感觉到那种舒爽,那一定是方法不对!”

      “那应该用什么方法呢?”

      “你想要知道吗?为什么想知道?”

      “我老公他长时间在外,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想尝试尝试,而且我老公以前
    试过肛交,他直接进我那里,我感觉好痛的。”

      “你老公一定不会方法,所以才这样的,这样,你加我QQ,然后我告诉你
    具体的方法好吗?”

      “好的。”

      其实我早就有她的号,为了避免身份泄露,我又注册了一个新的帐号,和她
    聊了起来,一开始我就和她聊一些兴趣爱好什么的,想多知道她的一些事情。

    ??? 因为一段时间下来,我真心喜欢这个女人,温柔婉约,善良知性。我越来越
    感谢他老公,若不是他弃她而去,我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在生活中也一直
    关心她,只是没表达我的爱,我怕她难做,他好像也没有发现。

      一天之后,我告诉她可以开始最开始的准备了,我让她买了灌肠的器具,以
    及两个假阳具,一大一小,还有拉珠之类的道具,开始教她的时候,她很萌的询
    问我这个灌肠器怎么用,我用文字叙述之后,她开始了自己尝试的旅途,我让她
    买的是类似于点滴一样的灌肠器,以免她伤到自己。

    过了两分钟之后她发来资讯,“行了,已经进去了,现在呢?”

      “现在应该能看到袋子里面的水正在减少对不对?正在往你身体里面跑呢!”

      “感觉挺舒服的,暖暖的,谢谢你提醒我用温水,要是凉水一定会难受的吧?”

      “这个也不一定,等以后你尝试尝试就知道了,等下你会感觉想要去厕所,
    忍住,一直到忍不住的时候再拉出来,知道了吗?”

      “好的,我知道了。”

      “对了,你上次说你喜欢粉色是吗?”

      ……

      她听从我的话,重复灌肠了好几次,终于清空了菊花里面的东西,突然发过
    来一个哭泣的表情,“我身体里面好脏。”

      我哭笑不得,这妮子真是萌的可以。

      “每个人都一样的呢,现在抹一点润滑油在菊花上。”

      “什么是菊花???”

      “……”

      “就是你刚刚清洗的地方!”

      “然后把拉珠拿过来,一个一个慢慢塞进去。”

      “嗯……感觉好奇怪。”

      “咋?”

      “怎么感觉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而且真的舒服呢!”

      “没有骗你吧~等你全部塞进去,再慢慢一点一点拔出来。”

      “感觉这样好变态啊~可是又很爽……”

      在我的指示下,拉珠又在她的菊花里面进进出出了三次,终于,我让她拿起
    假阳具,她有点犹豫,“真的要这样吗?上次就好痛的。”

      “没事的,你慢慢来,一点一点进去,旋转它,如果不舒服可以拔出来啊!”

      “进去了吗?”

      “嗯……好像真的没有痛呢,应该是这个比较小的说,现在呢?该怎么办?”

      “现在拿着阳具慢慢抽插,如果觉得干燥了就加点润滑油哈。”

      “唔!好舒服呢,感觉像是按摩,我前面也有感觉了。”

      我听到这句话,实在忍不住,掏出自己的鸡巴开始套弄起来。

      “诶?但是没有你说的干燥诶!一直很润滑呢!”

      “是不是你前面的水流到菊花啦?你刚不是说前面也有感觉么。”

      “前面确实有感觉啊,但是没有流到菊花那里,感觉是里面自己有水出来一
    样。”

      “真的好厉害!看来你很适合肛交呢!”

      “是吗?谢谢你的指导啦,不然我也不会肛交啦。”

      “话说,你能开个语音吗?我想听听你肛交时候的呻吟可以吗?”

      “……”

      “额额,算啦,是我太唐突,只是觉得你一定是个美女,所以才想听听你的
    声音的,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哈。”

      “不是的,只是感觉很害羞,我们面都没见过,让你听我这个时候的声音不
    大好。你要是想听,我就开语音吧,也算谢谢你让我知道怎么肛交。”

      “那真是谢谢了。”

      打开语音之后,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只是更加诱人,更加销魂,伴随着细
    细的喘息声,娇喘加上不时的嗯啊,让我也加快了速度,我突发奇想,“话说你
    的菊花是什么颜色的啊?”

      “这个……我不知道诶,你等下啊,我去拿镜子。”

      “-_-#”,萌的可以把人化掉了!

      “哦哦,我看到了,是粉红色的耶!我喜欢的颜色!”

      听到这句话,我一瞬间控制不住,直接射了出来。

      “诶?怎么啦?怎么没声音啦?奇怪的说。”

      “咳咳,没事,那啥,你继续哈。”

      “嗯……嗯……嗯……”娇喘变快了,我似乎可以看到她在不断的加速,我
    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终于,一声长长的啊,拉下了这场惊艳大戏的帷幕。
    声音停止了好一会儿,终于又出现了,“唔……这是高潮吗?感觉真的好舒服,
    那个假的东东都被我挤出去了,呼~话说你的声音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呢!”

      我瞬间神经紧绷,“那个人是谁啊?”

      “是我喜欢的一个人啊~”

      “你老公?”

      “你猜吧~嘿嘿,我明天还要上班,先不说了,我要休息啦!”

      我也没有暗自猜测下去,总会知道的,我也关了电脑,睡觉去了,第二天上
    班她看我的眼神有点异样,我偷偷的笑。

      那天中午我请她吃饭,她犹豫了一会儿,同意了,我两随意找了一家餐馆,
    点了几个菜就开始聊天,我问她近况,让她注意身体,“身体是本钱,一切都比
    不上健康知道不~”

    ???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红着脸点了点头。又说到她老公,我问她什么时候她老
    公回来看她,她很低落,说已经很久没有传来消息了,给他打电话也没有接,接
    着她就双手捧着头不说话了。

      之后友好的送她回家,我陪着她一直到她家门口,她低头说了声谢谢,她目
    送我离开,我回到家里查阅资料,还要继续给她指导呢,可不能把我喜欢的小妮
    子弄伤了。

      几天之后的晚上,我用小号找她,她当时正洗完澡,看到我找她,便和我聊
    了起来,“嘿~多谢你呢。”

      “谢什么啊?”

      “就是你指导我啊……”

      “咋啦?突然说谢谢?”

      “我这几天每天都按照你说的步骤,我现在屁股里面还有一个小按摩棒呢~
    感觉好舒服!”

      “啊?谁让你这样的!天天灌肠很容易生病的,对以后也不好!”

      “啊!?真的啊,我错了,对不起啊,只是我不知道这些,所以觉得这样很
    爽,就一直没事这样做了。”

      “好啦好啦,不知道也不怪你,总之大概一周一次差不多,多了不好,知道
    不~”

      “嗯……你的语气……很像一个人。”

      不小心说出平时关心她的句式了,刚想着怎么圆过去,她又说,“不过挺好,
    像他挺好的。”

      我并不确定她说的是我还是她的老公,总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我心慌慌的,
    突然也想报复一下这小妮子,也让她慌一慌,就给了她一个提议。

      “什么?带着假阳具去上班?不行!不行的!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啊?”

      “你选一个大小合适的,刚好可以塞进去的就好啦,到时候去上班的途中你
    只要夹紧一些,就不会有事的,至于你上班的时候,不是坐着嘛~肯定不会被发
    现的,而且这样,我保证你快感更多,不仅生理上,还有心理上的。”

      “可是……这个让我想想。”

      “好的,总之只是建议,具体还要看你自己啦。”

      之后几天上班,我特意多看了几眼她的小臀部,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但我
    知道这小妮子总会忍不住的,终于,又几天之后,我看她到了公司就怪怪的,脸
    上有着一点红晕,却还有一丝惊慌,这倒是让我感觉很奇怪,准备晚上去问一问,
    看着她没事就自己扭两下小屁股,又左右观望,尤其是我这个方向,我心中乐的
    不行,就这么欣赏了一天。

      晚上回到家里,打开电脑,挂起小号,问她今天过得咋样,她给我说了今天
    的全过程,让我有些气愤。

      “都怪你……让我屁股里面放着那个去上班!”

      “怎么啦?被人发现了吗?”

      “我不知道,在公司应该没有,但是在车上……”

      她是坐公交来往家和公司的,“怎么啦?你告诉我。”

      “我早上起来清洗之后就把假阳具插进了我的屁股,然后我穿了裙子去的,
    因为害怕裤子容易被看出来,公交上人有点多,有个人就挤在我后面,不时的还
    用手碰我的屁股,我躲了好几次,我要下车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把手伸到了我
    两腿中间,然后贴着我那里就抹上去了!!然后就碰到我在屁股上的假阳具,他
    停了停,好像还笑了,然后用手用力一推,推的那个棒棒更深了!车这时候停了,
    我急急忙忙的下车了,头都没敢回!”

      事情解释清楚了,居然有人敢吃她豆腐!真心是过得不耐烦了,得知了事情
    的经过,我一方面继续安慰她,一方面打电话给我的哥们,我有好几个哥们,都
    是一个部的,人品没问题,手上也都捏着一手绝活,但是就是不想去讨好上司,
    所以才淡定的在我这个小部里面工作,经过一些神奇的事情,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我和他们成为了真正的好兄弟,我打电话给阿涛,让他想办法把录影调出来。

    ??? 公交车上都配有摄像头,很容易找到那个色狼到底是谁,查到他的资料之后,
    阿涛用邮件发给了我,我看了看,这小子叫吴能,当时就被这名字给震住了,原
    来就在隔壁一家私企上班,小白领一枚,没啥背景,平时也没有特殊的活动。

      看到邮件最后,发现这么几行字。
    PS:就是这小子调戏嫂子?哥们,整死他!我看好你啊!

      PPS:别问我为啥叫嫂子,你这家伙啥心思哥几个能看不出来?也就你个
    嫂子自以为很隐蔽……到时候记得请喝酒就行。

      我无语了一阵,又找那个妮子去了,今晚让她尝试一下双穴是什么感觉,清
    洗过程照旧,“咱们今天试试双穴吧!”

      “啊?真的吗?要怎么做?”

      “你把语音开了吧,我告诉你,正好听听声音。”

      “坏人!!”

      “先按摩一下菊花,让阳具能顺利抽插。”

      “嗯……好了,哎呀,肛门那里又有水水了,好滑呢!”

      “额……那个那就好,把阳具尽可能插进去,然后再用另外一个插到自己的
    小穴里面。”

      “好的,啊~进去了,进去了,好充实的感觉啊!”

      “你试试抽插小穴里面的阳具。然后再换换,抽插肛门里面的那只。”

      “啊~啊~唔~好舒服好舒服!”

      我在语音里面听到轻微的噗嗤声,我笑着问,“小穴流了很多水吗?有声音
    哦!”

      “没……那……那不是我前面的水,是后面肛门的……肛门的水。前面没有
    那么……那么多的。”

      我惊讶这小妮子的屁眼是有多神奇,同时告诉她,“你可以两只手一起用,
    两个阳具,一进一出或者全进全出。”

      “哦哦……好的……啊~插的好爽啊!嗯……嗯……嗯……”

      以后我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小妮子再傻这时候也可以遵循身体的本能去行动
    了,我也开始专心的打手枪,听着她销魂的叫声,虽然没有污言秽语,我依旧斗
    志昂扬,听她声音越来越急促,越来越高亢,“啊!啊!啊!!啊……”我知道
    她高潮了,我也射了出来。

      “呼~好舒服呢,就是肛门那个阳具又被喷出去了,而且这次好像还有一些
    液体喷出来,应该没事吧?”

      “没事的,说明你很适合插屁眼啊!”

      “讨厌……我的小屁屁才不适合插呢!”

      我两又聊了一会儿,各自下线睡去了。

      同时,平日里面,我越加的关心她,至于那个色狼吴能,这几天都没有出现
    踪影,也就暂时放他一马。

      又几天之后,母亲大人来看我,带着一只家养的鸡,也督促我,问我为什么
    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我没敢告诉她我已经有方向了,是个已经结婚的小傻妞。

      陪妈玩了几天,妈帮我把鸡炖了,就离开了,并总是唠叨着要找个女朋友。

      我答应她会找到的,看着那锅鸡汤,爸妈忙了一辈子,我也是该找个儿媳给
    他们看看了。

      我又想起那个妮子,就打了个电话,听她鼻音很重,知道是感冒了,回头看
    到那锅汤,端着就送过去了,等我送到她门口,她看到我捧着个锅站在门前,也
    诧异了一会儿。

    ??? 等我说明来意,她站着好半天没说话,低着头,我看到似乎眼角有晶莹闪烁,
    我半开玩笑,“你想让我端着这个锅到啥时候啊?”

      她这才醒悟过来,急忙接过锅子,让我进去坐,她家里很干净,却没有看到
    任何和她老公相关的东西,问了她才知道,她老公走之前带走了两大箱东西,让
    人不能理解,既然如此,为何要结婚呢?

      问到这个的时候,她低头不语,我知道有苦衷,就喊她喝鸡汤,我两也不说
    话,静静地喝着鸡汤,走的时候,我又听见她说了声谢谢,我笑了笑,“不用,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笑着说我甜言蜜语,我说我这是真心实话,再次,她目送我离开,我忍住
    不回头。

      说故事到现在,还没说她的名字,她叫做霖雪,和她本人非常相配的名字。
    (二)屈辱
      几天后,这小妮子早上又一次扭扭捏捏的出门了,屁眼里面放了一块类似于
    果冻一样的东西,只是它会缓缓的融化,并?生如同润滑剂一般的效果,经过润
    滑的屁眼想要夹住一根棒棒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霖雪上了公交车之后,
    找到了座位,坐下来才安下心。如果站着,总会担心什么时候那根棒棒会滑出来,
    那可就丢大人了。可是坐下来之后,也不是很舒服,霖雪感到自己屁眼滑腻腻的,
    那根棒棒在慢慢融化的同时随着自己的身体的动作进进出出,但是女人的欲望怎
    么会被这么隐秘的小动作平息,自然是越来越难受。终于熬到下车了,霖雪赶紧
    夹紧屁股冲了下去,下车之后急忙去了最近比较偏僻的厕所,想要解决一下身体
    上的需要,进了女厕所,打开厕所的小门,一道黑影就钻了进来,却是个男人!
    霖雪吓了一跳,“你,你,你是谁??”

      那个男人没有说话,双手直接伸到霖雪腰间以下,双手抓住裙子,猛的一拉,
    伴随着霖雪的尖叫,裙子脱落下来,只剩下粉色的小内裤,只见一个半透明的柱
    状物调皮的从内裤边上钻了出来,弹跳了几下,滴下一滴粘稠的液体,男人的手
    好像早知道似的,直接把放在霖雪屁眼里面的假鸡巴拽了出来,透明的鸡巴高速
    的抽出,让霖雪不禁“啊”的叫出声来。

      男人拿着假鸡巴,淫笑着,“小贱货,这是什么?还和我装清纯??屁眼里
    面插着这个是不是很痒啊?急急忙忙跑到厕所来止痒,你以?我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霖雪话说了一半。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上次忘记了我帮你把鸡巴塞回去吗?”

      “啊!!是你这个色狼!!”

      “当然是我,你这个小骚货没事带着这种东西上班,被我这个狼盯上也是很
    正常的吧?说那么多干什么?我来帮你止痒吧!!哈哈~”

      “你要干什么?住手!”

      “别装了!!你屁眼流的水都到大腿了,不信你自己看啊!”

      霖雪信以?真低头看过去,其实被内裤包着哪能看出什么,男人趁机用力一
    转,让霖雪转过身去,随即一只手按住霖雪的腰,一只手直接扯下了自己的内裤,
    鸡巴直接弹了出来,早已经昂扬。

      霖雪此时挣扎不过,一个弱女子哪能做什么反抗,只能手扶着墙保持身体的
    平衡,男人身后淫笑,“哈哈!看你的屁眼!都泛滥了,我这就来帮你止痒!!
    让你知道屁眼高潮的感觉。”

      听到后面那个色狼居然要走自己的后门,霖雪只能做出自己的反抗,紧紧夹
    住自己的屁眼,不愿那个男人侵犯自己。

      男人扶着自己的鸡巴,直接顶上了屁眼,粉粉的屁眼周围覆盖着一层粘液,
    鸡巴上下摩擦着,霖雪突然感受到这种久违的火热,感觉自己的心都被熨烫了一
    遍,一声销魂的呻吟下,差点腿软,本部好的防线瞬间瓦解了,男人趁势直接插
    了进去,“啊!好爽!!好爽的屁眼!!又紧又滑!比本少爷操过的屁眼都要好!”

      啪啪声连续不断,原本只是被动被干的霖雪也有了感觉,主动配合了起来,
    屁股自己扭动着,鸡巴进来的时候就尽量放松,拔出去的时候就夹紧屁眼,爽的
    男人差点飞起。

      十分钟之后,两个人都快要达到了高潮,男人加速抽插起来,粉粉的菊花淫
    水横流,真的流到了大腿,在两个人不断高亢的叫声中,两人几乎同时到达了高
    潮,男人喷射了好多,滚烫的精液抚慰着肠道,霖雪瞬间高潮,直肠涌动,直接
    把鸡巴挤了出来,这一下也刺激到了男人,低吼一声,爽上了天,两个人保持着
    推车的姿势,过了一会的,男人缓过神来,拿起手机一顿拍,霖雪急忙阻止,
    “你干什么!!不要拍!!”

      “我想留个纪念,这么爽的屁眼当然要记下来,怎么?你不想?不想也行,
    那我下次继续在车上等你了?”

      “别,别,那你拍吧。”本来这种话霖雪也是不会信的,只是当时正在高潮
    的余韵中,哪里能想得到这些。男人得到了肯定,更加肆无忌惮起来,拍了圆润
    的屁屁,又扒开两片臀肉,给屁眼来了特写,此时粉红的屁眼正一点点吐出射在
    里面的精液,白色粘稠液体慢慢流了出来,男人拍完之后,又用手指圈住流出来
    的精液,又推回霖雪的屁眼里,接着把最开始的假鸡巴完整的塞了进去,之前在
    公交车上留在外面的一节也被屁眼吃了下去,“本少爷给你的精华怎么能浪费,
    你自己消化消化吧!”

      等霖雪到了公司,第一时间又去了厕所,整个假鸡巴都化在里面了,蹲在厕
    所却拉不出,霖雪之前有训练的经验,知道是因?被那个男人插过屁眼,现在屁
    眼自己收缩了起来。霖雪只好用中指插进去,感受到了浓浓的液体在里面,手指
    搅动,再抽出,一段粘稠的透明液体流了出来,还夹杂着丝丝白色,反复几次之
    后,手指再也触碰不到那种液体了,一顿清洗之后,霖雪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这些都是霖雪后来告诉我的,那几天我刚好去另一个城市出差,只有上网的
    时候以两个身份从不同的角度关心她。却没想到被吴能钻了空子,那天她向我的
    小号哭诉了好久,觉得自己不干净了,配不上喜欢的那个人,我只能安慰她,她
    喜欢的人不会因?这些嫌弃她的。

      虽然对吴能那个家伙自称少爷感觉奇怪,但是如今有多少做白日梦的白领,
    也就没有太在意,伙同了一帮哥们开始算着怎样惩罚这小子。

      不过我们还是低估了那个吴能的贱,拍照之后的第二天早上,霖雪就接到了
    他的电话,“小贱货,还记得我吗?你的照片我真是回味无穷啊!”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你…你无耻!”

      “无不无耻我才不管,要是不想那些照片被传到网上,现在立刻到昨天的厕
    所。”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挂掉了电话,当时离上班还有一个多小时,霖雪没办法,
    只好去了那个厕所。

      到了那里之后,刚进去厕所大门,就听砰的一声,大门被锁住了。只见吴能
    依旧淫笑着,手上拿着大号注射器,霖雪开门见山,“要怎样你才肯把照片还给
    我?”

      “很简单,你别反抗,给我玩上这么一个小时,我就给你照片。”

      无奈之下,霖雪只得答应,真是个傻姑娘。

      随即,吴能让她把衣服都脱了,让她撅起自己的屁股,扒开自己的屁眼,然
    后就粗暴的把装满水的注射器插了进去,霖雪感到一阵疼痛,咬牙并没有出声。
    随后就感受到屁眼有一股冰凉的水流,刺激的屁眼忍不住收缩,吴能抽了霖雪屁
    股一巴掌,“骚货!又不是鸡巴,夹什么夹?等下有你夹的时候!!”

      注了四次水,大概600 毫升,就让霖雪去拉出来了,之后又注进去两次,霖
    雪刚准备去拉出,却被他把住了屁股,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吴能直接把
    鸡巴插进了霖雪的屁眼,霖雪不禁痛哼了一声。

      吴能似乎很兴奋,“小骚货,屁眼很难洗干净,我来帮你刷一刷!哦~爽,
    冰凉的屁眼,哈哈,下次直接塞冰块进去一定更爽!!”

      干了一会儿之后,吴能慢慢拔出鸡巴,又注了两次水,再一次开干,屁眼和
    鸡巴交合的地方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霖雪没办法,只好被动承受着吴
    能的折磨,渐渐的,霖雪感觉到便意越来越急促,渐渐不能夹住屁眼里面的那根
    鸡巴了,有一些水喷了出来,吴能也注意到了,急忙拔出鸡巴,一股水箭喷出,
    接着又断断续续的流出很多,由于霖雪经常灌肠清洗,所以只两次,流出来的水
    就是清澈的,吴能看到清洗可以结束了,便让霖雪换了个姿势,让她站直了身子,
    看着凹凸有致的身材,吴能再也忍不住,直接冲上去,用鸡巴挤开紧致的臀肉,
    直接插到霖雪的屁眼里面,霖雪的屁眼也非常配合的吃下了这个让它舒爽的硬棒
    棒,吴能的鸡巴在臀肉之间摩擦,不断的插入,“真他妈的爽!!站着操屁眼更
    紧了!!啊!小贱货,看我操死你!”

      霖雪不多时,身体就有了反应,禁不住嗯嗯的哼了起来,身体忍不住往前倾,
    想让鸡巴更加深入屁眼,吴能看到这一幕,哈哈笑了起来,顺势换成了老汉推车,
    抓着霖雪的两只手,胯不断的挺进,霖雪的小屁眼吞吐着鸡巴,流出一缕缕淫水,
    突然吴能不动了,霖雪的屁眼瘙痒难耐,忍不住自己前后动作了起来,鸡巴顶到
    最深处的时候,扭动着屁股,不断的止痒,舒爽的感觉一拨一拨的袭来,又过了
    十分钟,霖雪忍不住了,直肠迅速的蠕动,达到了高潮,把吴能的鸡巴挤了出来。

      “贱货!!谁让你高潮的??我还没射呢!”,吴能说着,就再次把鸡巴插
    了进去,但是这时候直肠都紧紧的挤在一起,吴能废了不少力气才没根而入,这
    时候直肠里面夹鸡巴夹的更紧了,吴能抄起霖雪的大腿,又开始了不断的抽插,
    霖雪整个人都悬空了,屁眼随着重力不断的向下冲击,每一次鸡巴都完全插了进
    去,又过了一会儿,吴能终于到了高潮,直接射在霖雪的屁眼里,可怜的小妮子
    以?终于结束了,刚想起身把鸡巴吐出来,吴能又抱住了她的屁股,“这就想走
    了?我今天射的有点少,怎么能喂饱你的骚屁眼?我除了精液还有其他东西给你
    呢!”

      话没说完,那软化了一半的鸡巴有一丝丝抽动!这家伙居然在霖雪的屁眼里
    面尿尿!再次有滚烫的液体注入,霖雪羞辱的闭上了眼睛,等他尿完,霖雪的小
    腹都有一些鼓起了!索幸做完这些之后那个混蛋就离开了,霖雪眼角流下屈辱的
    泪水,连忙把屁眼里面的东西拉出来,又捡起灌肠器,连霖雪自己后来对我哭诉
    的时候都不记得她当时洗了多少遍,那天,她上班迟到了,我当时并不知情,却
    也没有怪她,后来得知了这些事,我们的计划又有了更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吴能那家伙绝不会有好结果。

      让步得到的往往是变本加厉,我们知道吴能一定会再次找到霖雪的,一天节
    假日,我到了霖雪的家里。

      一番寒暄之后,我切入了正题,“霖雪,你知道吴能这个人吗?”

      她本来洋溢着笑容的脸瞬间变得惊慌,愤怒,还有羞辱。

      “你怎么知道的?我…我不认识。”

      “雪儿,我能帮你,你还不相信我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雪儿情绪很激动。

      “因?你和我说过。”

      “果然是你,是你教我那些是吗?”

      “……是,我只是想让你开心。”

      “那你?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我害怕,害怕你不理会我。我只是喜欢你,不希望你一个人守活寡!”

      “那你?什么…?什么当时不来救我?”说着,霖雪就哭了起来。

      “我当时刚好出差,记得吗?”

      “那现在呢?你想怎么办?”

      “我和我的兄弟们觉得吴能一定还会再找你,到时候你答应他,去他说的地
    方,我们到时候救你。”

      “?什么要答应他?我不想去。”

      “我的一个哥们有办法让他从此消失,不再骚扰你,但是前提是你得去。”

      “那好吧,你不骗我,对不对?”

      正在安慰着这妮子,电话响了,接起来才知道又是吴能,“嘿!小骚货,想
    我了吗?”

      霖雪很生气,我握住她的手,让她平静下来,“你又想怎样?”

      “别这么激动,只是想你了,还有你的骚屁眼,就这样!今晚我到你家去,
    我知道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说不定你还会有惊喜啊!在家里等着吧!”

      电话结束之后,我的哥们欧阳也被我拉了过来,看他名字应该就是个名门世
    家的人,也确实长得挺帅,有时候会显得不正经,平时一副中性嗓音,但是在办
    大事的时候却从来不马虎,他过来之后,神神秘秘的,“我想好怎么整那个混球
    了!”

      我追问下去他却不说了,在那里摇头晃脑说什么天机不可泄露,只给我个药
    丸似的东西,有拇指大,椭圆形状,我问他有什么用处,他指了指霖雪,悄悄告
    诉我接下来做什么,我相信他不会做出什么对霖雪有害的事情,就去找霖雪了,
    在我的劝说下,霖雪去洗澡了,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我站在外面和霖雪说话,
    “那个,雪儿啊,咳咳,那个,和你说一件事情啊?”

      “什么事儿啊?说呗?”

      “那个到时候,吴能过来之后,我和欧阳躲起来,你先顺从他的要求,好吗?”

      “……?什么啊?……一定要这样吗?”

      其实我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欧阳卖关子,没有告诉我具体怎么整吴能,我只
    能硬着头皮,“嗯。相信我,这样可以让你再也见不到吴能,行吗?”

      “好,我相信你!”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